日志样式

在工业品行业做营销,出路到底是什么?

我的一个朋友,在从事了多年的工业品行业营销岗位之后,终于下定决心转去了一家新品牌快消品公司。他说,做了这么多年营销,一直没有体会过成功感,想趁着自己还能拼一下,去快消领域“冲刺”一把。
 
我知道,他的潜台词是:与其继续不温不火地混着,不如试着搏出点名堂。
 
另一位在一家当红互联网电商平台工作多年的哥们跟我们说,有时候还是羡慕我们做2B的,至少还有点周末和下班时间。他们都没有什么9-9-6一说,正常上班时间就是11-11-6 (11点上班,11点下班,一周6天)。
 
 
 
孩子成长的过程几乎没有陪同过,如今孩子稍微懂点事了,就说:我们家爸爸就是取款机,一个月见一回就够了。个中滋味,也不是我们这些一年最多上市两款产品的工业品营销人能体会的。
 
我曾经工作过的一家公司,有个做市场传讯的姑娘,为了准备一次上千人的会议,连续加班,然后晕倒在办公室,至今还未痊愈。后来,每次看他们活动结束后,拿着各桌剩余的酒坐在最后一桌边喝边哭,也多少能感受到那份看似清闲,却不为外人所道的压力。
 
 
 
自从出现了数字营销,对从事营销工作的人来说,无论是消费品还是工业品,都变得更加不友好了。
 
首先,就是营销的预算在这几年被大大缩减。
 
 
 
太多人只觉互联网的营销成本应该要大大低于线下,预算就该减少。但事实上,这就和十年前,大家都觉得网上买东西便宜一样。交了这么多智商税后,恐怕现在大家终于明白“一分价钱一分货”的道理了。
 
看如今网络营销的成本,头部资源你高攀不起,腰部资源是玩“俄罗斯轮盘”——全凭胆量和运气,底部资源那就纯粹是自欺欺人,应付下还玩不转微信和淘宝的60后老板和远在欧美大陆的老外们也罢。
 
其次,就是营销工作开始有了销售业绩目标。
 
 
 
这件事其实还是因为数字营销自我标榜高ROI(投资回报),能完整体现营销到销售转化的链路,最终自己给自己挖的坑.
 
所以,阿迪去年总算自己站出来说过去几年,他们的策略出了问题。相比耐克在新媒体和电商的稳步推进,且继续保持对于情怀和纯粹的品牌调性方面营销的不断投入,自己过于注重短期回报和效果营销,结果越走越偏。
 
当然,营销不是不该关注销售,但是那种没有价格决定权,不能碰大客户和传统渠道客户,只能获取线索却没有资源跟进,每做一个尝试都要被问一堆问题,使得那种对销售的关注就像是把人“阉割”了之后再让他写“两性小说”,全凭想象了。
 
最后,就是要学习的东西和技能太多了。
 
去年,营销人都在谈一个问题,叫做技能下沉。
 
什么叫技能下沉,就是那些最后落地的事,你得会自己上手操办一点。这一方面说明,事情变琐碎了,变快了,所以找别人做,时间和预算上未必合适。另一方面说明,互联网时代,要学的东西太多,如果自己不亲自上手摸一摸,找找感觉,可能真不知道该怎么玩儿。
 
营销人一般都是公司最“潮”的人,所以,接触和消化新知识就成了“本职工作”,奈何知识迭代太快。
 
 
 
所以,我认为,互联网时代下的营销工作,变得越来越难做,越来越挑战个人潜力。甚至,某些情况下,很多营销人已经不得不被要求具有企业家精神和能力了。
 
要知道,在分工日益细化,部门之间KPI差距越来越大的今天,许多大公司根本不可能产生具备企业家精神的人,甚至连CEO也不过是被董事会和大股东们牵着鼻子走的打工者心态。
 
几乎没有一个人是站在公司和行业未来五年发展方向的立场去做决定和投入的,他们能想着如何完成今年的指标和预算就已经不得了了。还有不少人,连这些都不去想,跟着大部队,拍好老板马屁,走到哪算哪。
 
如今,能有这样的视野和魄力的,也只有那些创一代们。可惜岁月不饶人,即便他们对发家致富的业务熟门熟路,可碰到层出不穷的数字化时代的内容,就多少有点跟不上热点。于是,这一份责任被全部压在了营销人的身上。
 
 
 
因此,我从两年多之前开始策划,并撰写了这本“工业品营销者写给同行的书”。我反复斟酌后,给书取名:《格局之营》,也恰恰道出了我认为当前时代下,一个营销人的心胸和格局,才是决定他对于时代变化和公司发展把握度的核心要素。
 
 
 
一个只想着做好一场活动,一次推广,一个公众号的营销人,最终将会连这些事情也做不好。只有那个把公司的未来发展方向,业务模式创新,资源分配优化放在脑子里去思考的营销人,才能用营销这个支点来撬动自己的未来。
 
我的新书将于6月23日晚上的18:23正式通过线上发布会的形式与大家见面。
 
 
这段时间,已经可以通过微店购买书的预售礼品卡,既可以自己在发布会当天兑换,也可以送给朋友和同行,互相勉励。发布会除了跟我的好友——也是几个不同行业的营销界大咖一起聊聊工业品营销的难处,还会随机向观众送出多份好礼,算是我对大家多年支持的一种答谢。